姬胡桃

Mayday

04.07

……有时候夜色澄澈,城市笼罩着纤维似的灯火,落地窗映照他的面孔。好像他会哭,会笑,会流泪,会呐喊,会歇斯底里,会毫不犹豫的举起骨节分明的拳头将所有的、全部的一切的痛与爱砸碎了,彻底来的干净。但事实上他不言,不语,不惊动,不反抗,只默默忍耐。夏蝉从地底钻出来,压抑了数十年的黑暗泥土里,带着碎裂玻璃一般的翅膀,只嘶嘶作响,低声呢喃一整个夏天然后死去。死去。


fin.


怎么能有写长篇的动力呢

写一半就会困(死亡

评论
热度(12)

© 姬胡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