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ballo Loco

我累了

06.10 给我亲爱的海獭

不知道多少人看过我之前对《秘密特工》的安利,多少人又吃了,多少人进了里面的美苏大坑;如果吃同人向诸位安利一个随缘居太太 ID 火烧平原无遗燎


今天忽然想起她同人文里面的一句话:拿破仑·索洛太爱自己了,他无法想象自己属于任何人。


/给我亲爱的海獭


海獭喜欢上了一个男生,这几天一直向我聊他的种种。说话的声音啦,头发的颜色啦,喜欢的食物啦。我听得昏昏欲睡,等到她传来照片给我看,敷衍的口气终于被听出来;海獭是知道我性子的,也不生气,只是要把食指从话筒里面伸出来,戳我的眉心:你呀,什么时候也喜欢上一个人,就懂得了。

我说我才不要呢,我这样挺好的。

她连连叹气。


我呢,我觉得和海獭在一起,只要有我和海獭就够了。我们可以一起发最智障的表情包,一起踩着拖鞋逛大型超市,在大街上旁若无人的笑成一对傻子。吃火锅点鸳鸯,一人吃一半;圣代买两种不同口味,交换着吃也不分彼此;到了5.21那天,谁要是抢先发了5.21r 的红包,另一个就要发6.66r的,到底是要争论谁到了月亮,谁又从月亮回来,爱与更爱的问题。

约着一起去旅行,我呢,我是毛毛躁躁的,一口气就说定了一个城市,海獭笑眯眯的说好。结果查了查,那里很热,还可能遇到台风,于是怂了,我说换一个吧,风风火火又指了一个。海獭开开心心的去查攻略,给我指她要去看到跨海大桥。结果时间不能巧,又去不成了。到头来换了两三个地方没结果,暑假还是异地,气的不成。海獭一天早上给我打电话:你来公交车站接我吧。两个人像无头苍蝇一样乱撞,后来才知道她的意思是长途汽车站。去了之后海獭还是笑眯眯的,拉着我要我请她吃门头房里面卖的米线。


这样可以过一辈子。感觉是这样的。有时候会觉得像是同性恋一样。说着四十岁没结婚就凑活着过一辈子吧。说要在同一所学校教书,不能的话就住同一所敬老院。到时候两个人脑淤血一人瘫一边,一坐下脑袋就靠在一起,还像是亲亲密密的,这样说话听得清楚。

所以对于那个男生的存在,实际上很是嫉妒。海獭笑我幼稚。她的聊天置顶除了我,又多了一个。


然而我却很不想谈恋爱。我不能想象自己生命里有另一个人,不能想象有一天我不能踩着拖鞋就出门,不能大的咧咧的在T恤衫下面配西装裤。要关心另一个人的死活对我来说是天大的事情。说白了,我活的太快乐,太清醒,我太爱自己了,我不能想象自己属于任何人。


海獭从小就长得可爱,白里透红像是软软的桃子,追她的男生多得数不过来。海獭讨厌他们,又觉得他们有趣,看戏似的。要是真堵上来,海獭就用手指紧紧抓住我的手臂说,拜托了像个办法!然后我就豪迈的把腿一跨,男生说月亮我就讲月饼,男生说玫瑰我就讲玫瑰饼,男生说一句一起吃饭吧,我说学校门口大排档不错,兄dei一起不?

海獭笑的喘不上气。我呢,我就胡乱的扎个马尾,爬树打滚一概不误。后来我没忍住问她说,你到底最喜欢哪个啊?她笑眯了眼睛,最喜欢你。

我豪气万千:那必须,我才是真男人。


海獭第一次喜欢别人,絮絮叨叨说他的琐事。我兴趣全无,甚至心生不满。据说好的友谊都会像同性恋的。我真不知道要是没有海獭,我该怎么办呀。

但是海獭总要长大,长大了,嫁给别人。结婚的时候我会是伴娘,受委屈了我要拍桌子替她翻脸,生小孩我会是她的干妈。海獭永远是我的海獭,不会是我一个人的。

这样想,难过也可以忍耐了。


亲爱的海獭,听好了,你就尽管的往前吧。我可以保护你,为你永远当一只张牙舞爪的小怪物,为你化身成神仙,妖怪,蓝精灵。为你打败鬼怪,妖魔,史莱姆。我可以动辄就抄着酒瓶、指你的男票说:要对她好。

我记得你曾经告诉过我你自以为不堪的秘密,你问我,会不会不喜欢你了。我说怎么会呢,超喜欢你。


我是这么想的:

如果有一天世界末日了,我就会飞到你的身边,告诉你说:好家伙,这下我们真的是一辈子的好朋友了。死了之后记得去肯德基给我排队,汉堡要不辣的。


fin.

评论(2)
热度(10)

© Caballo Loc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