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ballo Loco

我累了

非人学园/风纪委员今天心情非常不好

风纪委员中心向 单人

加了点大鹏的私设,取自逍遥游

一组日常

好想要风纪委员呜呜呜




/风纪委员今天心情非常不好


风纪委员今天心情非常不好。

因为他在掉毛。


一般的鸟类掉毛都是因为营养不良,日照不足,但是大鹏自从生来还没受过这样的气。想当年在北冥的时候,黑海浩瀚,无边无际,哪里不是他的地盘。从东向西,连他都要飞上十天十夜。从北向南,大鹏还没试过,怕到了南边瑶池碰到王母那个唠叨精。那时候是何等的痛快!尤其是大鹏背上一对漆黑轻巧的羽翼,看上去柔软无害,实际上沉重坚硬,锋利无比。怒时燃起,每一根翎羽都是灿灿的金色,好不气派,连太上老君的三昧真火都要敬他三分。

现在,坐在教室里,上着课,大鹏,竟然,开始掉毛了。


风纪委员纠结了老一会,青筋渐渐忍不住,往额角跳出来了。

坐在左边的红孩儿本来都昏昏欲睡了,看到大鹏一只手撑着下巴,盯着黑板实际上做剑拔弩张状,忽然来了精神,凑过来跃跃欲试道:“嘿,兄弟,要闹事吗,我加入!”

结果大鹏咬牙切齿,从喉咙里面沉沉的挤出来几个字:

“白骨精……”


喊的不是旁人,正是坐在他背后,一只手翻着漫画书的那位。白骨精听到了假装没听到,右手翻个页,左手不紧不慢的,又捏住了一根大鹏的羽毛。

——然后拔了下来。


悟静从旁边瞥到白骨精桌子上已经摆了整整齐齐一排,漆黑油亮的鹏羽。

悟静决定假装没看见。


风纪委员憋了一肚子火,牙齿咬得咯咯响,右手五个指头都捏进桌子里面去。太白老师还在抄写板书,全然没有察觉大战一触即发。于是大鹏告诉自己,这现在是在上课,我是风纪委员,不生气,生气便宜烦人精。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

白骨精拔下第九根羽毛。


然后教室就炸了。是真的,炸了。


大鹏忍无可忍的掀了桌子,一双翅膀张开左右五米,刹那间烈焰燃起,误伤同学无数。白骨精反应倒是快,双手一伸两柄寒刀就从袖口中出来,硬生生把火球从左右分成了两半,向两边飞纵而去。

刚睡醒的雷震子同学险些失去自己的头发。


就三秒钟,教室变成了火焰山,红孩儿开心的像是要过年。


“白骨精,你再三违反校风校纪,天理难容,”大鹏抖了抖自己剩下的羽毛,“今天我就代表非人学园办了你!”

白骨精嗤笑一声,扬扬手中的烟,“我就借个火。”

大鹏一脚踹了白骨精的课桌:

“火要多少有多少,不用还了。”





···




风纪委员今天心情非常不好。

因为他被叫到校长室,记了大过。原因是身为风纪委员带头挑事。他几次开口辩驳,但是级部主任身为一个正经的非人,没有羽毛的那种,丝毫不能体味鸟类痛失羽毛的心情。

至于白骨精也被记了大过,比起她以前的大小处分,这件事不过是九牛一毛。人家压根不放在心上。


蓝受,香菇,想回北冥。


于是郁闷的风纪委员在校内徘徊,想要抓几个倒霉蛋就地制裁一顿。绕了几圈,忽然看见有人背着光径直过来了。

“风纪检查。”

大鹏说完停顿了一下,几乎是本能的张开了翅膀,压低身形。对面的气息他很是熟悉。在这非人学园里面不算少见。

杀气。


尘土逐渐散去,从里面走出一个肌肉横生,满脸痞气的秃子……啊不,兔子。大鹏在心中叹了口气:怕不是嫦娥又上课睡觉,让兔子跑出来化身兄贵。

那兔子身高两米有余,一身肌肉,眼歪口斜,简直是天生的歹徒。据说月宫门上挂着这兔子的画像,这么多年都是寸草不生。


大鹏看看左右,空无一人。


“好吧。”

风纪委员对自己说,“省的有人受伤还要送去医务室。”


于是尽职尽责的风纪委员(记大过查看中)开始了今天第N次风纪纠正。




···




风纪委员今天心情非常不好。

因为被兔子咬了。


等到战争快要平息的时候,大鹏依仗自己的飞行优势终于一个反手擒拿把那兔子按在地上,没想到那兔子一回头牙齿爆出来快一米长,风纪委员风里雨里这么多年什么事态没见过,这时候也硬生生从嘴里蹦出一句“卧槽”,然后收手不及,让兔子一口给咬在手上。那兔子双腿更是有力,在地上奋力踢蹬的时候又误伤到风纪委员的翅膀。今天本就让白骨精糟蹋过的翅膀算是基本秃了。

风纪委员一股气腾腾的自丹田升起,差不多要宰了兔子送去食堂加餐了。——


“啊!!快住手!”

声音清脆,倒是非常好认。大鹏正掐着兔子喉咙的手忽然一松,那兔子竟然一瞬间变成了白花花软绵绵的萌物,一双眼睛水汪汪,楚楚可怜的缩在风纪委员手底下。

嫦娥气喘吁吁的跑过来,一看到这场景,顿时奋不顾身的扑上来,“别打兔兔!”

大鹏懵了一下,却看那活物在自己手心里唧唧叫着,一副受尽委屈的样子。刚刚还拿着沙包大的拳头和自己整面互殴,这tm也行。

嫦娥倒是动了真感情,眼看就要哭。

“……我不打他,你别哭。”

风纪委员有点畏缩,不知道拿小孩子该怎么办,只好口头上先说着,万般无奈的把兔子放开了。那嫦娥心满意足的把兔子抱进怀里,鞠躬道谢:“谢谢风纪委员。”

“……”

大鹏说:“你以后看好它,别叫他出来变身……我是说乱跑。”

“好~”

说的是好,没过几天肯定又看到这东西出来祸害人间。大鹏没说什么,于是想摆摆手走人,才觉得手背上火辣辣的疼,血顺着指尖留下来。

“风纪委员你受伤啦!”

“喂,别碰我。”

说的时候心里有点发慌,嫦娥却快一步抓住他的手看了看,皱起眉头:“你要去医务室才行。”

“……没有多大的伤……”

“这可不行。”嫦娥认真道,“我之前做饭伤到手指都非常疼了,何况你是被……你这伤是怎么弄的?”

“呃……”大鹏斜了那兔子一眼,那兔子只差头顶圣母光环了,“意外。你就不用管了,我和你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嫦娥歪着脑袋说,“是因为你是鸟吗?”

“……”

大鹏把自己的手抽回来。“嫦娥,你去过北冥吗?”

“没有。”嫦娥兴致勃勃的说,“那里是不是全都是鱼啊,好吃的鱼。你能带我去玩吗?”

“我是想说,”风纪委员一把按住活蹦乱跳的少女的头顶,揉乱了那个发旋,无奈道,“在北冥那个地方,像这样的伤,每天都会遇到。而且,也不会有人来问一句,因为那里太大了,又大又空,就算是和自己说话,回音也要整整一年才能回来。”

“哎……”

“所以,别对我太好了。小不点。”大鹏松开手说,“我和你不一样。”


嫦娥愣愣的抱着兔子,看着风纪委自顾自离开。细细的胳膊愈发用力。

那兔子眼睛被勒的突出来,殊死挣扎。


“但是,这里也和北冥不一样,不是吗?”


大鹏停了停,有一瞬间忍不住想要回头看,但是下一瞬间,想想还是罢了。

这里和北冥不一样。

是这样的吗?


可是北冥是哪里呢,北冥不过是一片虚空,是他自己倒影。有他自己在,走到哪里,也不过是在自己的世界里面原地打转罢了。

不过,大鹏不得不承认,自己,还是,有一点开心的。


要不是最后兔子砸吧砸吧嘴,突然说了一句“鸡肉味”,的话。


fin.


百度百科说我风纪委员内心敏感哦www

兔子的梗来自pv,那只兔子真的,永生难忘


好想写个cp给大鹏啊呜呜呜

评论(15)
热度(48)

© Caballo Loc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