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胡桃

Mayday

【双首领/福森】花与爱丽丝与杀人事件

竟然有400热了,转到主页纪念一下
那时候文笔真青涩啊,不知道组织语言,只知道说月亮,月亮你真美啊。
词句中的月亮可以全部删去。

感谢,会试着继续努力(ง ˙ω˙)ว 

缟沉茶:

和那个电影没有任何的关系,我就用个名字_(:зゝ∠)_

说好的双首领,50画灵感

双首领好难写,没有参照的冷坑,只求不OOC

可能我看的不是很仔细,有些设定没有完全照着原作来,但是总体上还是原作向的,要是有世界观问题希望指正……

BGM:http://www.kuwo.cn/yinyue/6109412&f=mac&t=usercopy MY DILEMMA 2.0


花与爱丽丝与杀人事件


01

爱丽丝喜欢福泽谕吉。


这件事,从森鸥外第一次当着福泽的面释放自己异能的时候,就成为了公开的事情。

因为那个穿着红色洋裙、脾气高到天上的小姑娘,在看到福泽的一瞬间,骄傲眯起的绿松石色眼睛就大大的睁开了,露出了一个让每个人大吃一惊的灿烂笑容。

她几乎是小跑着扑到了福泽谕吉怀里。

“我喜欢你。”

一点也不造作,一点也不犹豫,她就这么直白的宣布了,好像是在霸占他一样,仅仅是宣示个所有权罢了。她紧紧抓着福泽的衣角,自顾自的靠在他身上,这个举动让他很难抽身。福泽一时间居然觉得有些局促不安。

而他看向森鸥外的时候,却只从那双狡猾的红色眼睛里看到了混淆不清的痛苦和杀意。

“爱丽丝酱……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是的,正是那一天福泽知道了自己的保护对象、夏目漱石三刻构想的同盟者,是个萝莉控。而且很严重、很严重。


爱丽丝喜欢福泽谕吉。

森鸥外因为这件事三天没有理他。


福泽谕吉不懂爱丽丝对自己匪夷所思的感情,实际上,他在陪小孩子玩这方面,也真的不是很擅长。大多时候就是森鸥外鞍前马后的跟着爱丽丝,他在两个人身后默默地走着。然后爱丽丝就不顾森鸥外的苦苦劝说飞奔到他身边来。

福泽谕吉尴尬的拿着森鸥外送给爱丽丝的巧克力,不知道该不该吃下去。

“你吃嘛。”爱丽丝仰着脸,眨巴着眼睛,满面无辜的撒娇。

他几乎是下意识抬头看向自己对面的人。黑手党的医生穿着黑色的便服,手里提着满满的购物袋,专心致志的看向蹦蹦跳跳的小姑娘,然后那双在阳光下泛着樱桃色光泽的眼睛就忽然指向他,在盛夏的季节微微有一点凉。福泽以为他会叫自己马上滚,结果那双眼睛很平静、带着一点点病态的宠溺欲。

“吃掉啊,难道你要拒绝这么可爱的小爱丽丝吗?”

……好吧。

福泽没说什么,就把那块巧克力剥开吃掉了。爱丽丝看着他吃下去露出了很满足的表情,那对玫瑰色的眼眸就闪了闪,被弯起的纤长睫毛遮住了。好像遗落在草丛中若隐若现的红宝石一样。他居然在森鸥外的眼眉之间捕捉到了如风般转瞬消散的、笑意。


福泽忘记了那个笑容是给谁的。他想,应该是爱丽丝。

毕竟那个笑容太过柔软,不像是森鸥外曾经给予他的全部冷淡和疏离。


02

森鸥外讨厌福泽谕吉。


这么说可能有点冤枉的嫌疑。

那么,至少是不喜欢的。


早在爱丽丝事件之前,森鸥外对福泽谕吉的态度就一直是淡淡的,好像很礼貌,但是处处都好像不易察觉的提防着一样。

福泽不知道这是不是黑手党的通病,但是他常常能够感觉到森欧外的视线,从各个方向,在各个时候,密不透风的关注着他的动向。好像他一有什么异常的举动,那把救人性命的手术刀就会贴着医生柔软的指腹,毫不拖泥带水的割破他的喉咙。

那把冰冷锋利的手术刀,也从来没有离过森鸥外的身。


但是福泽并不觉得这样的森鸥外有什么可怕。

和隶属政府机关的福泽谕吉不同,森鸥外虽然名义上是个救人的医生,说到底还是个杀人的黑手党,就算有一天送来病人森鸥外直接在手术台上刺穿他的心脏福泽也不会感到意外。一个黑手党如果连这些警惕和觉悟都没有还不如趁早自杀算了。

于是福泽就没有说破,安安静静的坐在医务室的长椅上闭目养神。

他要做的只是守护罢了。


——直到森鸥外成为黑手党首领的那一天,他们就将再无瓜葛。


终于有一天福泽亲眼看到那把救过上千人性命的手术刀,割破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女的气管。彼时那个少女正躺在手术室的病床上,可怜的哀求着医生的救助。森鸥外左手握住她颤抖的手指,对她微笑说好的,右手就瞬间割断她的脖子。

血溅出来,森鸥外没有躲。

森鸥外的脸,有点病态的苍白。漆黑的发丝落在脸颊上,如同浓墨胡乱描画的诅咒。反倒是溅上去的鲜血,鲜艳的如同落在雪原上的片片赤红的碎花。


他什么都没有问,但是森鸥外忽然开口:

“她是叛徒,她必须死。”

福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手伸进衣袖,脸上没有一丝波澜。

森鸥外转过脸来对着他几乎是刻毒的微笑,捏住冷冰的刀刃,垂下手臂,几乎是挑衅一样等待他的反应。等着看这个正义感高于一切的男人大发雷霆,在那个阳光不甚灿烂的盛夏日拂袖离去。

可是福泽却只是站起来,从衣袖中拿出了一块手帕,给他擦掉了脸上的血。


森鸥外那一瞬间恨不得杀了他。


福泽能感觉到那只手摸到了口袋里的手术刀,不知道为什么就迟迟没有下手,一直到他走出了医务室去,走到了门外的月色之中。他就这么白白的放过了他。

他抬起头,月亮是半透明的琥珀色。




03

森鸥外能不能当上黑手党首领,福泽谕吉不知道。但是每每跟着他和爱丽丝出去,福泽都觉得成功的希望渺茫一分。要说理由?嘛……总之。

你是不会指望一个对着幼女点头哈腰的恋童癖的。


福泽靠着路边的行道树,闭起眼在温暖的树影里面养神。森医生则是和爱丽丝不亦乐乎的抛接球。他好几次睁开眼都看到爱丽丝在对着这边灿烂的微笑,冷淡的家伙倒是一点力气不浪费的从来不回个头。

他弯腰捡起滚过来的皮球,给爱丽丝刚好的扔到手里。

“你要来玩吗?”

他摇头,看到那一抹幽深到看不穿的眼神,像一尾游鱼很快隐没于深海。他还不想让森鸥外难看,既然警告他切实的收到了,那么他就安分守己的当自己的路人。


福泽想,自己还是怀念那深红色的、属于盛夏中的笑容的。


04

后来森鸥外那边的事出乎意料的顺利。凭借他滴水不漏的谨慎和毫不留情的性格,他很顺利的踩着一路的尸骨和鲜血走到了目的地的边缘。

福泽有几次觉得自己随着他走进了黑夜,然后在他扶着窗棂,目光悠长如岁月的时候,又转念觉得看不穿这个毫无缝隙的人。那些他自作多情的陪伴说到底从来没有为他雪中送炭,顶多算是锦上添花。

他从来没能真正接近过他。

但是,随着他这条路走得更远,来杀他的人真的渐渐地多了起来。现在不用爱丽丝要求,他也必须时时跟在森鸥外的身边。


“大概是讨厌的吧。”福泽这么告诉夏目漱石先生,在树木下摇晃不清的阴影里面,他的衣袖上斑斑点点的落着虚浮的灰黑。

他的脑海中浮现出那双谨慎狡猾的深红色眼睛。

夏目漱石又问,“那么爱丽丝呢?”

“和爱丽丝的话,关系还不错。”他如实的说。

夏目漱石微微笑了,笑声就像是迷离的树影一样,让他觉得迷惑。


“爱丽丝就是森医生啊。”

夏目漱石拿起了一边的书卷,翻到折角的页数,把折过的位置仔仔细细的抚平,就好像在抚摸孩童的头顶。他接着那个地方读了起来。

“那是按照他的内心产生的爱丽丝。”


05

花,——爱丽丝,——暗杀事件。

守护森鸥外的那个夏天聒噪着不知休的蝉鸣,流淌着蜂蜜色的月光。漫天的星辰好像只要手一拉就可以像树叶上的雪花一样簌簌的降落到身边来。福泽的整个世界围绕着需要保护的人简单的周转,从来不觉得迷失了方向。

他打开怀抱,那个骄傲到天上的少女就温顺了眉眼,不顾森鸥外的阻止,笑嘻嘻的扑倒他的怀里来。

他是如此的怀念那块被塞进嘴里当做错误的巧克力,怀念那个同巧克力一块融化的温柔的笑意。


所以有一天那个球咕噜噜的滚到脚下时,他没有再扔回去。他弯下腰捡起那个被柏油马路烤的暖呼呼的皮球,向他们,向他走过去。

他看到那个冷漠无情的杀人医生抬起头,给了他一个眼神。福泽假装没有看到。


爱丽丝接过皮球,仰起脸。

这次他说,好。


这次苍白的脸颊上没有血,只有一个淡到可以忽略不计的笑意。好像剩下的都由毫无顾忌的爱丽丝补足了一样。


他从来没有想过这能够长久。


06

只是从来没有想过会以这种方式结束。


故事快要到结局的时候,没有想象的轰轰烈烈,反而有些滞涩起来,森鸥外在最接近结局的位置意外的遇到了瓶颈,竟然连着几个星期没有丝毫的进展。


一个下午他接过印着碎花的小皮球的时候,爱丽丝没有等他走过来,而是走到他的面前。他低下头,看着那双清澈的眼眸,微微向下弯曲的唇线——

“你是不是快要离开了?”

他没有点头,只是沉默的把球交还给她。爱丽丝还想要说什么,却忽然缩了下脖子,像是被谁打了个爆栗子一样不满的回过头去,他顺着她的目光看到了森鸥外没有波澜的眼睛,上弯的唇角,好像精心描画过一样。

但是那个空壳的表情,算不上是笑容。


来杀森鸥外的人,像是嗅到了血的气息的鲨鱼一样,争先恐后,不择手段。福泽需要处理的暗杀事件越来越多。他在危险快要到达他的极限时选择了愚蠢的沉默。

他对着那个名为笑容的表情,真的说不出离开的话来。


所以宿命的尖刀穿过他的胸口,也只是早晚的问题。那一天到来的时候,他迷迷糊糊的想,终于要结束了吗?即使是他也不能做到永远滴水不漏的保护一个人。——好在受伤的是自己,没受伤的那个,是医生。

前提是,那个医生,现在拿着手术刀的手,没有那么脆弱的在发抖。

福泽觉得自己肯定会被那把不受控制的手术刀隔断动脉而死。虽然就目前的情况而言,死掉只是早晚的事情。这种事就交给上帝吧,他需要关心的,从来不是自己的生死。

他抓住了那只颤抖的手,用尽全力握住了。也许现在该说什么,说些再不说就要抱憾死去的事情。可是他看着那张苍白的面孔,却只能说出意识里仅存的几个字。森鸥外。森,鸥,外。一遍遍的说。

医生的手终于平复下来,他听到森鸥外低声的说了一句“别哭了爱丽丝,我绝对不会让他死掉的”。


模糊的感觉中,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那只冰凉的手紧紧地回握了他。


“绝对不会。”


……


第二天森鸥外来到了原首领的床前,银白色的手术刀就像是银鱼漂亮的尾鳍,一点都不拖泥带水的割破了垂死老者的喉咙。他的脸上挂着的表情,在太宰治的记忆中名为笑容。

这是那个夏天最后的杀人事件了。


那个夏季,那个月亮很好看,星星叮叮当当下落,蝉声铺满一整个长街的经久不衰的夏季。曾经藏匿在世界的某个角落预谋着不肯离开的童话。——

终于在他的手下,割破了柔软尾巴,血淋淋的找到了结局。


07

从那以后,黑手党隐没于黑夜,侦探社来往于昼夜之间。

08


日夜绵长,夏季年年如约而至。

故人依旧,没有人提过一句再见面。


他再也没能见到他。


09

我们还欠这个世界最后一个杀人事件。


福泽知道共喰的真相的瞬间,下意识把手指放在了自己的胸口上。很多年前有一名杀人不眨眼的黑手党医生在他的心口上留下了一道伤疤。他曾经是那么信任他,任他在自己的胸口手术开刀。可是他却辜负他的期待,在他的心里缝入了多余的东西。即使这么多年过去,每个与森鸥外相关的消息都还在福泽谕吉的胸口隐隐作痛。


现在最后一个杀人事件就要开始了。


福泽谕吉在一个夜晚打开了窗户,把自己的刀安安稳稳地挂在了墙上,坐在靠窗的座椅中,闭上眼睛等待。


他睁开眼睛,不出意料的看到爱丽丝站在窗口,背后吹来属于黑夜的风。


故事的结局我都替你想好了。

他对着女孩礼貌的道了一声晚上好,问道:“是他让你来的吗——”

他想,等她点了头,他就让她转告一句阔别已久的问候,然后心安理得的成为最后一个杀人事件的牺牲者。故事就简简单单的、毫无波折的走向最终章。在新的故事里还会有一个用习惯用手术刀杀人的黑手党医生,现在是黑手党的首领了。这是他能想到的,最好最好的结局了。

这就是他能做的,唯一的保护了。


然而,爱丽丝却很缓慢,很用力地摇了头。

那个穿着漂亮洋装的骄傲的小姑娘从窗台上跳了下来,像很多年前一样抬起头来,漂亮的面庞上眼圈居然红红的,里面兜兜转转的都是眼泪。

她跑过来,毫不犹豫的扑进他的怀里。

在这个生死关头,从冰冷黑夜中传来的声音,居然只有简简单单的四个字。


“我想你了。”


……


10

福泽谕吉忽然明白过来,无论哪一种结局都太过遥远,不是现在需要考虑的事情。

现在他需要做的,只是趁着生命和夜晚都没有结束,立刻动身,沿着那个夏天死去的痕迹,越过他们用来掩埋彼此的墓冢,穿过满是鲜血和悲伤的河流,一直走一直走,直到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站在没有鲜花、没有爱丽丝、没有杀人事件的黑夜的中间。脸上带着只属于那个夏季的,温暖柔软的深红色笑容。——


他只是需要回到他的身边。


FIN.


我是谁我在哪我写了个什么鬼


总之我就觉得双首领的感情肯定不能太直白,森鸥外肯定是不希望喜欢社长的,可是,爱丽丝就是森鸥外内心的映射吧。

最后也是让爱丽丝来说,我想你了。


从头到尾没有一句告白

生死也没有交代


我真的有认真写

给点歌词表达一下我的意思:

Here is my dilemma

one half of me wants you

and the other half wants to forget

my-my-my dilemma

from the moment I met you

I just can't get you out of my head

and I tell myself to run from you

but I find myself attracted to my dilemma

My dilemma, it's you

it's you

我的一半想要爱你,另一半只想忘记你。

我告诉自己逃离你,但是我不能。


_(:зゝ∠)_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当糖吃吧


评论(1)
热度(414)
  1. 姬胡桃缟沉茶 转载了此文字
    竟然有400热了那时候文笔真青涩啊,不知道组织语言,只知道说月亮,月亮你真美啊。词句中的月亮可以全部...

© 姬胡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