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ballo Loco

我累了

08.18

她独自忍受着她的创伤给她带来的羞辱,穿着她的已褪色的尸衣,戴着用手一碰就会凋落的花环,待在她自己肮脏的、充满欺骗的小天地中自立为王。

——《一个青年艺术家的画像》

评论
热度(15)

© Caballo Loc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