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ballo Loco

我累了

妙警贼探/the First

我真是吸了这个剧的毒,月产百万(


故事背景:1.延用Burgundy red,PN,避雷见Burgundy red

2.初次见面的PN,原梗同样见Burgundy red,Neal受那个男人的囚禁以及性虐待


OK?then——



/THE FIRST


“你这么做是不对的。”

他抬起头,看到一个穿着白衬衫和西装的男人从喷泉方向走过来,成群的灰紫色鸽子从他的脚边疾步散开,然后继续专心致志的啄着地面上的某样东西。

那个男人在他面前站定,两只手习惯性的撩开西装撑在胯部。“你把面包片拿在手里鸽子是不会过来的,你要把它撕成碎片,扔在地面上。就像——给我,我来。”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面包块,耸耸肩,把他递给了面前初次谋面的男人。男人接过来,对他眨眨眼,撕下一小块来,“看着。”——丢在他们远处的地面上。几只肥大的鸽子摆动着粗壮的小腿过去,急不可耐的将它们分食。男人转过头来得意的看着他,接着把面包屑往稍微近一点的地方扔过去——然而这次,他的客人们忽然变得生分起来,各自关心起砖缝里面的时事要闻。面包孤零零的躺在地上,无人问津。

男人有点笨拙的再次扔出面包屑,始终没有得到一点回馈。他听到男人在嘴里小声的催促着“拜托快过来”,不过鸽子们显然不那么愿意听。相反,他急躁的动作反而引得鸽子们一只只掉头离去。

“呃,你知道的,现在是午餐时间,”男人郁闷的解释说,“他们都饱了。”

他眨眨眼睛,把面包拿回来,仔细地撕碎放在手心里面。然后举起手,托起柳絮似的白面包屑向空中。

“这样没用的。”

话音未落,一直鸽子就从空中飞下来,落在他的手腕上,摇头晃脑的打量自己的午餐——然后低下头津津有味的享用。

等到鸽子飞走了,他抬起头一脸无辜的看着面色尴尬的男人,问道:“要坐下吗?”

“啊……当然。”

男人在他旁边,长椅的另一端坐下。两个人沉默的凝视着正午阳光下闪闪发光的喷泉,还有在喷泉边合影,闲聊的人们。

“今天不上课?”

“我不上课。”

“我今天也没有课,”男人笑笑,“Peter Burke,我是市立中学的老师。”

他与Peter短暂的对视了一下,一瞬间眼神之中空无一物,接下来就被笑意所覆盖。“我猜你教数学。——Nick Halden。这是我的第一次来纽约。”

“你猜对了。”Peter用一种不无敬佩的口吻说,“怎么样,喜欢纽约吗?”

“嗯,还可以吧,阳光不错,时代广场很繁华,但是有一点点吵闹,我也不太喜欢警察们开罚单的态度。但是至少,面包不错,本来可以当午餐的。”

Peter的笑容有点僵:“你是说你买面包当午餐?”

“不可以吗。”

Peter深深地吸了一口气,Neal兴致勃勃的欣赏他那突如其来的尴尬。“好吧,好吧,我的错,我看到你坐在这里,面前有群鸽子,我就以为……”他挫败的说,“我请你吃午饭。”

“不,其实我不饿。”

Neal用眼角的余光很快的扫视了在卡车旁边交谈的两个男人,然后若无其事的问道:“问一个问题,就当打发时间吧。当FBI好玩吗?。”

Peter的脸色变了。不过他很快意识到了,态度一如往常,回答:“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问这个?”

“纯粹是出于好奇。”

你的西装内侧能看出枪的形状;你弯腰起身的动作很干脆利落,看样子是久经训练;你的手掌上有茧,那是长时间拿枪的结果;你很警觉,试图隐瞒自己的身份;我说讨厌开罚单的时候你表情没有异样:你不是数学老师,也不是个普通的警察。而你对素昧平生的我一时放松了警惕,现在,我知道了。

“要我说,你要是当FBI一定很不错。”Neal用心无城府的笑容面对Peter,“我觉得你很适合做那种凶神恶煞的角色。”

“我把这当做恭维。”

“这就是恭维。”

Peter凝视了他一秒钟,终于把眼神转开了。他们面前灰蒙蒙的鸽子在阳光下泛起油亮的蓝紫色。喷泉那里传来了阵阵笑声,一个父亲举着他的儿子过头顶,母亲抓紧时间拍下了珍贵的镜头。

“所以,你来纽约做什么?”

“喂鸽子。”

“拜托,我们就不能让这一页翻过去吗?”Peter笑了。他真是容易笑啊,为什么做一个复杂的人,笑起来还能这么简单?“让我猜猜,你是跟着父母过来的?”

父母。Neal低下头微笑,不说话。卡车边的男人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

“搬家?”

“不是,只是跟着……过来,看看纽约。”

因为我已经不会逃跑了,他不怕带着我去任何地方:我再也不会逃跑了。Neal抬起头,被树荫过滤的阳光落在他的眉眼之间,他的眼睛好像微光闪烁的红杉树林里,一只警觉而又纯洁的鹿。我不想再看到光了。

“那个人是你的父亲?”Peter抬抬下巴,“他一直在看你。”

Neal漠然的转过头,和卡车边的男人对视了一下,淡淡说:“是的。”

Peter高深莫测——至少是故作高深莫测的点点头。“你去问问他,能不能让我载你回家吃饭。我做炖肉可是一绝。”

“不……我们下午就要离开纽约了。”

他撒了谎。虽然说不清为什么,他单纯地只是想要Peter离那家伙远一点。——要是你发现我无法通过图灵测试你会怎么做?

“那可真是遗憾。”

“是啊,”Neal说,“那可真是遗憾。”

“你要知道,我见过很多孩子,我能看出哪些是好的,哪些是坏的。这是我的本行。”Peter半真半假的说,Neal知道他看过的十有八九都是罪犯,“所以我能注意到你。”

Neal把剩下的面包扔给了远处的一只鸽子,“看来我是坏的出奇。”那只鸽子调起面包很快的飞向空中,Neal顺着它远去的方向望过去,林立高楼之间,露出碧蓝的天空,“难道你想说我竟然是好的吗?我自己都不赞同。”

“你都不是。”

“那我是什么?”

“你是独一无二的。”

Neal惊讶的转过脸来看着自己身边的人。Peter的眼神中带着令人恼火的真诚。“你一定是对所有人都这么说。”

“恰恰相反。”

“你根本不了解我。”

“那么,给我个机会吧。”Peter无所畏惧的耸耸肩,“你让我很感兴趣,Nick。如果你给我个机会,我可以更多的了解你,然后向你证明:我看人很准。”

Neal几乎被他惹恼了,他有点幼稚的反驳说:“不,不用,现在我就可以证明你错了。我受够了你这些罗里吧嗦的问题了,能不能麻烦你赶紧离开,给我留个清净呢?”

“他伤害过你。”

“什么?”

“你的父亲,他伤害过你。是家暴吗?”

Neal感觉被人揭开了伤疤肆意窥探:“不关你的事。”

“听着,Nick Halden ,不管他说过什么, 做过什么,那都是过去,现在是现在。”Peter固执起来真是要命,没人告诉他要知难而退吗,“我可以帮你。”

“我不需要你帮。”

“好吧,我用词不当,”Peter说,“我要帮你。”

真是个死脑筋,没有听到他说什么吗。这么纠缠不休,就不怕惹人讨厌?Neal用眼角的余光看到男人从货车附近投来警觉的目光。他对着身边的人低语了几句。Neal逼着自己把和Peter吵到最后的冲动压下去,闭上嘴巴不再说一句话。

Peter把这自然地当做考虑他的建议,于是挪近了一点。Neal以为自己会马上跳起来走人,但现实是他并没有感觉到多少反感。于是身体很是坦率的一动也不动。

“那好吧,我会考虑的。”Neal很快的说,“你得给我时间。”

“你需要多久?”

“可能要,非常久。”Neal仰起头,意外的在树叶之间看到了太阳。突如其来的阳光刺的他眼泪都要流下来,只好尽可能快,想方设法的避开了,“你觉得你可以等吗?”

哦,瞧,他又笑了。胜券在握的笑容。他是不是总是习惯为别人着想,在街上找一个可疑的孩子做他的人生导师?还是说,他是一如既往的诚实——他说他是独一无二的。“当然,看在上帝的份上,等多久都可以。”

Neal偏过头,专心的与他对视。可怜的Peter这才发现自己急功近利,靠的太近,以致氛围有些古怪。准确来说,是他自己先脸上一红。拜托,你可是个FBI。Neal觉得Peter早就稀里糊涂的忘记了。

“你有女朋友吗,Burke先生?”

这问题明显出乎他的意料:“呃,没有。”

“那男朋友呢?”

“也没有……”Peter尴尬的咳嗽了一声,意识到自己中了计,连忙想往后挪一挪,“Nick,我们还是说说……”

“我也没有,”Neal笑着说,“Peter。”

在FBI还在辛苦的吸收这些突如其来的信息量的时候,Neal从长椅上从从容容的站了起来。正值早秋十分,Neal穿了一身很合时宜的长款灰色风衣,站起来到时候衣摆很快张开又合拢。他像是石中剑一样挺拔而无可撼动,一丁点光都可以使他英气逼人。“我要走了,时候不早了。”

“等下,我给你留个联系方式——”

“已经拿到了。”他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对方的名片。Peter惊讶的打量着他,仿佛在迅速的回想他什么时候拿走了自己的所有物。Neal终于没有忍住,被他逗笑了:

“长官,现在你更了解我了吗?”

Peter的眼睛燃烧起来,一个饶有兴致的笑容。Neal假装没有看到,转过身,背对着阳光,笔直的走入黑暗。

他看到面前树荫下面站着那个男人,正阴沉着眼神将他打量。目光所及之处庞大的阴影笼罩一切,纯黑色无孔不入。接着一群鸽子被惊起,从他面前扑棱棱飞过,无数反射着璀璨阳光的羽翼将他的视野分成千万片。


Neal站在原地,直到习惯光的存在。他一直站着,终于迈步,——向前。


fin.


唉这个设定真是惨啊我真喜欢(?????

还想写重逢(……

评论(3)
热度(25)

© Caballo Loco | Powered by LOFTER